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 >

河南姑娘嫁“史上最牛乞丐”不离不弃

年代秀 

7年前,她被湖北一残疾小伙的才华和身残志坚精神所吸引,不顾家人反对,义无反顾嫁了他。

7年后的今天,日子虽过的艰难,丈夫病情又加重生活半自理,她依然不后悔,不离不弃——

这位姑娘叫梁二玲,河南商水人。

她说,她最不喜欢金钱物质至上。她和爱人在一起,简简单单,平平淡淡,受丈夫才华的熏陶,自己在不断成长进步着,这让她很幸福。

她会一直陪在丈夫身边,为其看病治疗,并把他们爱的结晶养大成人。

在此,我们不得不说,这个湖北小伙遇到我们这位河南姑娘,真幸福。

当然,这位小伙的幸福,不止有这位河南妻子,还有深爱着他的父母。

这位小伙,就是曾经的网红,80后“史上最牛乞丐”。

多少年过去了,现已娶妻生子的他,其年迈的父母,又将他拉入大家的视野。

酷暑天,六旬父母郑州街头为儿卖书

今天的郑州,太阳热辣,高温难耐。

郑州北二七路路边的一公交站台旁,一对摆摊卖书的老夫妇,吸引了路人。

老人身着简朴,老太头发花白。

他们身边放着背包等行囊,地上,铺着有关卖书的缘由。

老太名叫贺腊英,来自湖北天门。

她说,儿子病情加重,需要治疗,老两口才出来卖书为儿筹钱。

老人每遇到路人,便求助救救她多才多艺的儿子。没有路人关注时,老两口会在书上写上祝福语。

老人的这位儿子有故事。

他叫夏海波,1982年生于湖北天门市农村,1998年以优异成绩考上湖北重点高中之一天门中学,被老师誉为“北大清华准学子”。1999年不幸患上类风湿性关节炎。父母为给其治病历时八年,倾家荡产负债累累。2006年7月24日,不想再拖累家人的他悄悄前往武汉街头行乞,从此开始了流浪生活。由于身体原因,乞讨途中他不蹲不跪,身前挂有一块中英文对照的纸牌“要饭 beg”,乞讨途中他坚持写博客,学英文,于2007年8月被网络媒体誉为“史上最牛乞丐”。2008年3月在成都潜心完成第一本自传体小说《乞讨日记》,并于2008年9月由武汉出版社出版发行。随后,又一本写给母亲的书——《行走的母亲》于2016年12月创作出版。

夏海波,当过乞丐、写过书、卖过报、被媒体关注过、上电视、去大学演讲……

他的经历,一度被媒体的聚光灯聚焦过很多次。

然而,聚焦过后,是柴米油盐的平淡生活。

现在的他,据其母亲贺腊英介绍,近几年股骨头坏死,病情加重,目前一家三口在广州生活,因他生活处于半自理状态,现在靠儿媳照顾着。

为给儿子筹钱手术,夫妇俩称,这才出来帮儿子卖书。

离乡卖书不易。老两口平时省吃俭用,一日三餐很简单,早上喝稀饭,午饭回旅馆做点饭带回卖书点吃。

这种辛苦的奔波,老两口坚持已有三年。

他们去过绍兴、厦门、长沙、洛阳等全国很多城市,其中就数在河南洛阳卖的最多,200本。

洛阳卖书时,有好心人劝他俩来郑州,说郑州是一个正能量的省会城市,好心人更多,可能会卖的更多。

于是,老两口便于6月25日前来,刚来时在二七广场卖过,后来便固定到这里,这人流量大,几乎每天都有爱心人士咨询买书。

附近的环卫工很敬佩老两口,每天都能看到他们摆摊,“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!”

贺老太说,《乞讨日记》卖20元1本,《行走的母亲》35元1本,尽管目前卖的数量还不算多,但郑州人的爱心很让他们感动。

父母离乡奔波卖书的举动,夏海波说,父母年迈,为了他如此辛苦,他很心疼。但现在,他也说不好是支持还是不支持。

他弟兄两个,他是老二。湖北的哥哥好不容易成家,日子也不宽裕。家里有4亩田,除此之外,父母没有其他经济收入。而作为儿子的他,现状又是如此,将来在赡养老人方面,他自觉有心无力。所以,他支持父母这样的原因是,可以靠卖书攒点钱,等老了可以养老用。其实,关于他的病,并不期望父母再为他做什么。原因是,即便攒够了钱做了手术,换了股骨头,腿部改善了,但他对自身的类风湿性关节炎还是不抱希望。

“但这好一点是比在家强,能有点收入。”夏海波说,父母都是为了他,但他希望父母能为自身带来一点收入,弥补一点他无力养老的亏欠。

今晚8时30分许,老两口还在街头摆摊。

“早上7点多就卖了。晚上凉快些,一般到晚上10点多回去。”贺腊英说。

这次在郑州,老两口掏500元在郑州租了一个月房子,打算多卖些时日。天热,路上人少,目前手头还有几百本书没卖完。

很幸运,遇河南女孩不弃不离

今天下午,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记者联系到老两口的儿子夏海波。

现在的夏海波,今年35岁,儿子已经5岁。

目前和妻子梁二玲一家三口租住在广州市白云区一城中村内。在广州,已有两年的时间。原因是,当地一家幼儿园给孩子上学减免了一半的费用。

从17岁开始患上类风湿性关节炎,后来股骨头坏死。这么多年,他的病也治过,也一直吃药,但没见好转。

近年,因为生活拮据,也没钱治疗,一直靠吃便宜药维持,病情加重。原来只需要一个拐杖,生活能自理,现在却需要双拐才能勉强维持,生活半自理,日常起居完全靠妻子照顾。他说,原来80多斤,“现在因为吃药,身体胖到了140多斤,尤其肚子有点浮肿的感觉”。

说起妻子,夏海波幸福地笑了。

“是,我有她,很幸福。”

他和妻子的相恋结婚,浪漫传奇(之前大河报报道过)。妻子是年轻漂亮的90后,于19岁时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他这个“史上最牛乞丐”。

妻子梁二玲是河南商水人,当初,俩人在汉口相识相恋,那时的夏海波还处于人生的乞讨生涯,身有残疾。但他的身残志坚、有理想、有才华令梁二玲折服。

二人于2010年结婚。

如今,七年过去了,二玲电话中告诉记者,她们现在生活虽然艰难一些,但她感觉很幸福。

“和海波在一起,我学会了电脑,软件。感觉自己在成长进步,人生是向上的。所以感觉很幸福。”二玲说,她不喜欢一些女孩追求的物质的金钱的生活,她只喜欢平平淡淡,现在的生活就是。从开始到现在,生活压力虽然大,但她从未后悔过,她会一直陪伴丈夫走下去,多攒一些钱,尽力把孩子养大,给丈夫看病。

现在在广州的她,每天除了接送孩子上下学,照顾丈夫,得空便出去摆小摊,挣点生活费。而丈夫也很坚强,有空便出去卖书挣钱养家。

看到丈夫的病情越加严重,梁二玲今年年初还通过相关平台向社会呼吁:“谁要能出钱送老公入院做手术(费用8万多),愿用两到三年时间免费为他打工偿还恩情。”她会养猪、会烧烤、还会用电脑、不怕苦、肯学习,什么都愿意干。

说起老家的父母,梁二玲说,因多年以来没有联系,她也很愧疚。

“我想对父母说,我很理解你们,你们都是为了儿女好。我想对他们说,女儿在这过的很好很幸福,请你们放心。希望你们也多保重,身体健康。”二玲想借本报告诉河南老家的父母。她准备近段时间回老家看望父母。

心疼家人,他选择靠卖书挣钱

面对父母、妻子为自己的付出,夏海波很是心疼。

为此,他专门为母亲和妻子分别写了本书,分别为《行走的母亲》和《梁二玲》。

献给妻子的那本书中,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可以为妻儿遮挡风雨。

而妻子的最大心愿是,将来能够挣钱在老家盖座新房,这样儿子长大了就不愁娶不上媳妇。但眼下,迫切需要治好丈夫的病,她怕拖下去再没机会了。

有网友心疼这家人,曾建议他在网上开展众筹自救,但夏海波没采纳。他希望能通过卖书和出版小说筹钱,而不是轻易地摊开双手向社会伸手讨钱。对于之前最早的乞讨经历,他也曾说,那只是人生中的短暂时光,就像一个出了远门丢了钱的孩子,乞讨只是为了回家暂时放下面子而已。

夏海波个人名片:

80后作家,网络红人,“史上最牛乞丐”

新浪个人认证网络红人

著有《乞讨日记》、《行走的母亲》、《爱在人间》等书、目前《梁二玲》也已完稿。

后续:

河南姑娘嫁"最牛乞丐"不离不弃 公婆现身郑州街头卖书救子

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记者 宁田甜

80后湖北网红作家夏海波病情加重,其河南妻子不离不弃悉心照料,其六旬父母也专程从老家湖北天门辗转到河南,街头叫卖儿子写的书,攒钱为儿治病。

今天,这一感人故事经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报道后,很多热心市民顶着高温专程前往,寻找这对令人敬佩而又让人心疼的花甲父母,纷纷买书献爱心。

在河南卖书的这段日子,有人帮卖书,有人帮买水,还有人给钱不买书……

大家的行动,老两口十分感动。

今天,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记者前往老两口租住的小屋探访,为人父母的他们,点点滴滴,让人心酸而又感动。

看报道后,很多市民买书只为“想帮一把”

今天上午11时许,郑州市二七路和西太康路交叉口北10米路西的人行道上,贺腊英和老伴仍在卖书。

这是他们来郑州的第六天。每天,他们都早出晚归,每人背几十斤重的书,来来回回。

今天,老两口格外开心,书好像比平时卖的快一些。书摊上,摆着当日的大河报。

说话间,一扎丸子头的女孩来到书摊,翻阅之后,立即买了一本《行走的母亲》,该女士没带现金,老两口也不会用支付宝。这时,身边经八路巡防队的一名队员帮助将钱周转给贺腊英。女孩只说,她叫木木,看到书名就想买。

女孩刚转身离开,又一戴眼镜女孩走来,直接买了2本《乞讨日记》,说看完回去转给朋友看,目的是传递下这个故事,让更多的人帮到他们。问其名字,只勉强说姓张,之后微笑着摆手离开。

很快,一男孩前来,两本书各买一本,共55元。男孩羞涩地说,他们家在附近住。前晚(29日),他和老爸就看到了相关报道,老爸当晚就想让他买书,但担心太晚人走了买不到,所以昨日专程过来找了一圈才找到。男孩叫刘瑀同,今年16岁,高一学生,妈妈是郑州出租车雷锋车队的一员,父母平时都喜欢帮助别人。临走时,男孩还专程在其QQ的说说上发了一下这事,“想在朋友圈扩散一下帮帮他们。”

紧接着,在附近上班的宋先生、路过的学生袁亚梅等等,都纷纷前来买书。见有人来询问,老两口便上前介绍。

因其家乡口音大家听不太懂,旁边环卫工、巡防员也帮着给市民介绍情况。

短短一会的功夫,卖出去十多本。老两口很是开心。

所有买书的市民,要么是看了相关报道,要么是被老两口的举动感动。

贺腊英说,在洛阳时,有好心人帮着卖书。在郑州这几天,更是有人帮买水喝,有人直接给钱不买书,有的直接买书献爱心。还有的是冲着河南好儿媳买书。

这些好心人,都让他们很感动。

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报道此事后,很多网友经本报官方新浪微博、客户端等渠道留言。

一网友向夏海波河南妻子的坚定爱情致敬:“平淡是你,清贫是你,荣华是你,心底温柔是你,这就是一生所爱!”

一网友说:“好样的,即使身患重病,家人仍能相依为命,与命运抗争,难得。”

还有网友表示,“感动,这两天得空去二七看看,支持一下。”

安徽等外地也有读者打来电话,想多买些书支援一下这个苦难的家庭。

为省钱,租住在散发臭味的地下室

只顾着卖书,中午近一点了,老两口还没吃饭。

看那会书卖的快,贺腊英招呼老伴看着书摊,她和记者一起前往租屋,再拿些书过来。

从二七路和西太康路交叉口一直往西,到铭功路左拐直走,到西陈中街路口再右拐,便进到一个小胡同。再走上一段距离,拐几下,便到了他们租房的地方。

这是一个老旧小区,他们租住在其中一栋楼的地下室。楼洞口残破不堪,进入地下室的步梯脏乱,走进去,一股馊臭味扑鼻而来。

贺腊英说,他们隔壁,住着一个捡破烂的,里边堆满了废弃物,所以味道难闻些。

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小屋内,她们还只是租了里边其中一间,只够放下一张床、一张桌子、一个小柜子。

地上、桌子上、柜子里,全是书。

屋内的一台小电扇、凉席、被褥、洗脸盆、衣服等,都是从老家背来的。地上的小推车,就是他们四处奔波卖书的载物工具。

仅这些,就够老两口累的。有时赶火车,有电梯时还好些,有时爬步梯赶火车,老两口只能抬着重重的行囊。

而那些书,他们实在背不动。总是到一个地方后,再通过物流将书从武汉运过去,之后再用小推车将书一点点拉到住的地方。

书本来就重,昨日从租屋出来,她又拿了20多本,肩上背一袋,手里提一袋。

身材瘦小的她,压的腰是弯的。她说,原来她体重100多斤,现在不足80斤。

该吃午饭了,她径直走向胡同里一家小吃店。要了两份饭,打包。每份7元,是这里大米套餐里最便宜的,青菜、豆干、卤蛋、一份米饭。还送一份免费的清汤。

这已经是他们一天中最奢侈的一顿了。早上只喝碗稀饭。

她刚来时,几乎将胡同的小饭店打探完了,就这家实惠便宜。为多卖几本书,每日午餐,必来这里。

从租屋到书摊,约一公里。老两口每天背着重重的书,至少往返两次,至少徒步4公里。

大热天,贺腊英走起来却不觉累不觉热。

“习惯了。”贺腊英说,早在10多年前,她曾用一周的时间,徒步几百里,从老家走到武汉,为儿求援。

父母说,自己没本事对不起儿子

“哪个当父母的,不想儿子好。”贺腊英说,她现在最大的心愿是,能凑够30多万元的治疗费,送儿子去大医院做手术,换好一点的股骨头,看好儿子的腿,起码能让他走路,生活能自理。

儿子起初患病时,因为家里穷,无钱去大医院看病,耽误了病情,这是为父母的他们对孩子一生的歉疚。

当年,儿子是患了类风湿性关节炎,结果在老家当地一家医院诊断为风湿热,经治疗后不见效反而病情加重。当时家里无钱送孩子去更大的医院,只能四处乱投医,后来严重到了股骨头坏死。

“这是我们的责任。我们没本事,对不起儿子。”贺腊英说,看儿子这样受苦,她之前只知道哭,每天哭,现在左眼已看不清东西。后来觉得哭没用,于是便四处奔走卖书,帮儿子筹钱。儿子嘴上说不让再为他筹钱,“那是因为他太孝顺,不想看我们受苦。”

最无奈,很多人认为他们是骗子

截至今天,老两口的书卖出的不算多。目前,租屋内还有500多本没卖完。

而武汉那边的出版社,还有7000多本待卖。

贺腊英说,书之所以不好卖,主要原因是很多人认为他们是骗子,不信任。

有时她即便出示了海波的诊断证明、村委会开的证明等相关手续,很多人还是不相信,这让她很无奈。

确实,今天记者在现场发现,有市民是在看完报道或者网上搜索确认后,才买书。而有些人仍持怀疑态度。

对此,贺腊英说,无论多苦多难,他们都会坚持将书卖完。这批书卖完,还会继续卖另外一本还未出版的《梁二玲》,直到给儿子凑够手术费。

“若不是儿这样,我现在在家带孙子。”贺腊英说,她现在俩孙子,离乡背井艰辛攒钱,无他,只想治好儿的腿。

有人把糖炒栗子放在网上都卖了五六亿元,传统媒体为什么不能利用这个渠道呢?

“受到父亲熏陶的林丹琦,从小学到中学,每年都是学校班级绘画比赛的第一名,并多次获得国内外的绘画比赛奖状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70567.nxein.com/d9413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07-23 05:17:10

极品风水师  医统江山  我不是潘金莲  cf穿越火线  天书奇谈  植物大战僵尸无尽版  新宿天鹅  王牌进化  王尼玛  魔兽领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