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 >

湖南宁乡洪灾民间自救:只要人在 生活就能继续

越狱 

“你看哪家人哭哭啼啼了?我们这边的人就这样,再生能力强,再过一两年,照样活得‘支棱棱’的。”洪灾过后,宁乡人展现着坚强的一面。

7月2日下午6时,宁乡市,沙河市场内,两名上身赤裸的商户在水中打捞建材。

文|新京报记者安钟汝 编辑|苏晓明

摄影|王飞 校对|陆爱英

宁乡,长沙西部的一个城,湘江支流沩江穿城而过。在过去的三天,一场暴雨打乱了这里的所有秩序。

7月2日晚,店铺里的洪水已经退干净了,但彭新怀仍不敢离开。一天前,突如其来的洪水冲开了他家箱包店的卷帘门,淹没了店中所有货品。水退了,卷帘门成了“麻花”,锁不住了,他搬了一把椅子,守着店,以及沾满泥浆的箱包。

湖南省水利厅统计,截至7月3日,湖南全省共有14个市州127个县区受灾,受灾人口403.07万,直接经济损失103.36亿元。

7月2日上午9时,长沙市,湘江水位达到39.30米,上涨的河水漫上了橘子洲。

重灾区宁乡市,是被曝光最多的地区之一。截至7月1日20时,在这场洪灾中,宁乡市堤防损毁827处,受灾人口50多万,死亡5人失踪4人,转移安置56233人,倒塌房屋3300余间。停电用户数12万户,全市受灾道路72条。

水灾过后,停水、停电、通讯中断;城中居民生活处于半停滞状态,在官方展开大规模救灾工作的同时,灾民们面对突如其来的灾情,积极展开自救。

“只要人在,生活就能继续。”一位灾民说,“你看哪家人哭哭啼啼了?我们这边的人就这样,再生能力强,再过一两年,照样活得‘支棱棱’的。”

7月2日16时左右,宁乡市,城区部分住户和宁乡沙河市场被洪水浸泡,大部分地区处于停水停电的状态。

“水再大,也不会淹到天花板吧?”

7月1日上午9点,宁乡市政府官网更新汛情信息,通报城区内积水情况。忙于做生意的彭新怀并没有在意,他看着外面时断时续的降雨,整理刚刚发回来的货,催促着妻子继续干活。

彭新怀的店在水灾中被淹,损失超过30万元。

下午2点左右,水漫过了彭新怀的店里的门槛,慌乱中,他用棍子戳掉几块天花板,往上面塞箱包,那是他能想到的最安全的地方,“水再大,也不会淹到天花板吧?”

此时,店里的水已经到漫过小腿,街道上开始有人往外跑,边跑边喊,“快转移啦,快转移啦,水来啦。”

“别管货了,跑。”彭新怀一把把妻子推出去,用脚把门边的两个箱子往店里踢了几脚,匆匆拉上卷帘门,跑了。

7月2日,被水冲击后的街道,据商户介绍当时水位达到五米深。

再回来已是7月2日凌晨4点,上锁的门被水冲开了,铝制的门被卷成了麻花,蜷缩在一起。水漫过门槛一米多。有四五十个箱包漂在店外,几个箱子顺着街道往远处漂,飘到十米外,被一辆泡在水里的轿车挡住了。

他钻进店里,发现天花板上都结着水渍。“水位最高的时候,达2米多,把整个店都泡了。”二十几万的货,全完了。

彭新怀趟着水捡回几个箱子,便无心再捡了,“捡回来也废了,还得麻烦处理垃圾,不如让它漂走。”

7月2日下午18时09分,宁乡市,沙河市场内,被水浸泡的货车和建材。当时的水位达到5米深,车上还有洪水留下的印记。

7月2日晚上8点,彭新怀还在店门口坐着,有些不知所措,“等呗。”他想等着,箱子干了,还有多少能够卖掉;等着,看政府能不能帮帮自己;等着厂家的回话,看能不能退些货回去。

同样在等的还有沙河市场的一批商户,沙河市场在沩江东侧的城区玉潭镇,市场内超过三千商户,因为紧邻沩江,这里是城区受灾最严重地方。

“半天时间,积水达到五米。”商户于强说,“水淹到二楼,三千多家商铺,过半的店铺被淹没。”

7月2日18时,宁乡市,沙河市场内,一层底商仍被洪水浸泡。楼上大部分住的是商户,两日来停水停电,居民靠相互喊话,向岸边的家人送所需的物品。

“整个店铺都被淹了,进不去,救不了。” 7月2日下午,他们汇聚在一起,等水退去,看看还剩多少东西,看看生活怎么继续。

“有一点希望就要抓住嘛!”

并不是所有人都在等,大部分人在积极展开自救,“有一点希望就要抓住嘛!”

沙河市场的胡清华(音)从早上五点就跳进水里抢救货物。他做板材生意,水来了,门被冲开,板材漂得整个市场都是。“这些板材,捞出来还大概可以用。”他穿了一个短裤,在几万平米的积水里寻找板材,一块一块往上捞。下午5点时,他捞上来近二百块。

7月2日18时,宁乡市沙河市场内,很多商户上午5时开始自救,打捞水中的建材,力图尽可能地减少损失。

张鸣(化名)和胡清华一样,在市场批售杀虫剂,店铺在市场的一楼,家在市场内居民楼的三楼。他从店铺里一桶一桶捞货,隔着水面扔到楼房附近,家人在楼上用竹竿打捞,转移到家里。

沙河市场内,商户手中拿着今天的晚餐食物,在等待前来接他的船回家。

7月2日下午沙河市场内,在楼道上等待家人运送物品的家属。

下午5点多,沙河市场集聚了几百名商户。男人们有的划着皮艇,有的撑着简易竹排,有的裸着上身蹚着齐胸口的积水转移店里的货物。家属们聚在顶楼的窗口,冲他们喊着,指点着货物的位置,加油打气。

宁乡市,被洪水冲击后的街道。

宁乡市城主干道楚沩路,地势较高,积水7月2日一早就退去了,太阳出来,路面干洁,并不像洪水刚刚来过,市民们忙碌着,清理货物和污泥。

晚上7点,部分街道供水、供电还没有恢复。水,要到五公里外去运。中午的时候,不知道谁把附近的消防水龙头撬开了,这成为了一条街道的主要水源。周围的居民,男人提着水去洗店,女人们打水做饭。

7月2日17时,居民打开消防栓,自行取水。

距离城区五十公里外的老粮仓镇老粮村,洪水退去,田里稻苗被泥浆沾染,田野染成一望无际的褐色。老梁村的村民几乎全部出动,开始在田里洗稻子,把田里的积水泼上稻苗,洗去泥浆。被水洗过的地方,又恢复了翠绿。

老粮仓镇紧邻沩江,连日来的强降水,导致沩江水位上涨,倒灌田地。截至7月1日晚,洪灾已致全镇的稻田受损5.8万亩,绝收近3万亩;烟叶地绝收3000亩。

7月2日14时,宁乡老粮仓镇,村民正用田间的水清洗被洪水侵蚀过的水稻。

“你看哪家人哭哭啼啼了?”

傍晚时分,在楚沩路消防水泵排队接水的人越来越多,有人在中间喊了一声,让用来做饭的人先接水。这时候,有人自觉退到后面排队。

“多大的灾多大的难,吃饭最重要。”一名市民说,“只要人在,生活就能继续。”

7月2日19时楚沩中路由东向西路段仍被封锁。

这座被水泡过的小城,晚饭时,巷子里飘出饭菜的香味。住在玉潭镇的向滨称这为“宁乡人的英雄气”,“你看哪家人哭哭啼啼了?我们这边的人就这样,再生能力强,再过一两年,照样活得‘支棱棱’的。”

玉潭镇沩江边,依然可以听到江中滔滔的激流。这里是小城最危险的地方之一,沩江激流削掉了一侧三分之一的道路,混凝土修筑的振兴桥被整个推翻到河道里。洪水来时,政府疏散了附近的居民,在这条道路两旁的入口,设置了警戒线,禁止人进入,这里一度成为禁区。

7月2日15时,被洪水冲垮在沩水中的振兴桥。

到7月2日傍晚时候,住在附近的向音美已经恢复了正常生活。她在自家门口用沙袋筑了一个堤坝,把院子里、屋子里的积水清理到堤坝外面,再把一楼的财物转移到二楼,“今晚就准备住家里。”

7月1日,这里的居民被疏散,邻居们都借住到亲戚家里了,现在都陆陆续续回来了。

7月2日19时,群英路,因家中被水浸泡,以及停水停电,几家人在路边架锅做晚饭。

但家里没有电、没水,邻居们开始“搭伙”过日子。有几户人家,在路旁做起了晚饭,有人提供煤气,有人提供净水,有人提供猪肉;两个男人一个切菜,一个掌勺,菜放到锅里,吱吱作响,“吃饱了,好救灾。”

长期处于动荡和贫穷的非洲大陆,如今正在成为中国冒险家的新沃土。

“远洋2013年10月所拿的来广营乡A3地块今年将入市,案名为 远洋?万和四季 ,今年推货值或将超过17亿元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70567.nxein.com/4en7c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07-27 05:44:04

灵魂  大香蕉  美男星撩女星裙子  神庙逃亡  神探狄仁杰  我的女孩  英雄联盟之极品天才  外火蔓延大兴安岭  俯卧撑  英菲尼迪